无论是商业层面还是竞技层面,中国体育迷已经为NCAA疯狂三月而深深着迷。而在NCAA成功的商业化背后,掌门人丹-加维特(Dan Gavitt)功不可没。

亲身参与推动 NCAA 在美国本土持续疯狂之后,如何让锦标赛更好的发展,是掌门人丹-加维特(Dan Gavitt)每天都要思考的问题。而下一个方向,或许就是学习NBA,开发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市场。

“我们希望扩大 NCAA 的国际影响力,吸引更多世界各国的球迷。NBA 在国际化方面做得很棒,球员来自全球每一个角落。NCAA 大学篮球同样非常精彩,球迷体验很棒。未来五年,我们计划像 NBA 一样,把 NCAA 推向全球。”加维特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曾这样表示。

工作经历:大东联盟(Big East)副总裁;布莱恩特学院体育总监;普罗维登斯大学助理教练;克雷格维尔体育协会所有者

从二月份下旬开始时,加维特就开始在全国奔走。从NBA全明星赛比赛地新奥尔良出发,之后又来到菲尼克斯,也就是NCAA四强赛举办地。虽然只有三场比赛,但实际上,加维特为此准备了三年。

加维特告诉媒体,和其他赛事不同,“最终四强(Final Four)”的参赛队伍大部分在一周左右才确定下来,这给准备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方便。“68 支参赛球队,意味着 68 家酒店,68 辆大巴车……训练时间,餐饮,裁判的交通,一切都要我们操心。”

之后他又到2019决赛举办地明尼阿波利斯进行实地考察。他还到亚特兰大视察了特纳体育(Turner Sports)为疯狂三月赛直播而准备的相关电子转播系统。

特纳体育总裁莱尼-丹尼尔斯(Lenny Daniels)表示:“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大学篮球,这一点对于我们来讲很重要。加维特负责协调一切。如果你对于赛事有任何疑问的话,你就可以去找他。”

加维特最近刚被提升为篮球高级副总裁,这意味着他现在需要负责NCAA男女所有级别的比赛监督。对大学篮球迷来说,比赛引发的疯狂从“疯狂三月”开始。但对他来说,疯狂从未停止。

如果遇到了什么关于大学篮球的问题,委员会成员知道他们可以问加维特。因为他当过教练、体育总监以及大东联盟副总裁,几乎对所有事情都了如指掌。

在看弗吉尼亚联邦大学队与戴顿大学比赛时,不管是在肯塔基,还是在佛罗里达,他都一样的激动。从对于体育的激情程度这一点来说,他是很少见的管理者。

“从我看的每场比赛中我都找到了有价值的东西。如果我去了某个比赛现场,我就要与那里的人交谈并且学到东西。我喜欢这一点。”

加维特已经为NCAA工作了五年。他以前经常被叫做大学篮球的“沙皇”,现在,他已经获得了与这个绰号相符合的角色。

每一天,加维特都要忙于和媒体公司讨论比赛转播合同,或者和建筑商讨论调度事件,又或者忙着听教练谈他们球员的时间需求问题。

CBS体育总裁肖恩-麦克马纳斯(Sean McManus)说:“加维特拥有丰富的篮球、传媒以及品牌推广方面的知识。在整个赛事运营过程中,他的角色非常重要。一直以来,我们和NCAA的合作关系都非常好,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的存在。”

对NCAA篮球委员会、管理者、官员、教练、奈史密斯名人堂、国际业余篮球联合会以及美国篮球来说,加维特都是一个关键人物。升职后,他现在直接向NCAA总裁马克-埃蒙特(Mark Emmert)负责。

不管是举行NCAA赛事委员会议,还是为未来选择决赛举办地,都少不了加维特的参与。可以说在每周的例行事务上,有关大学篮球的任何事物他都有涉及。

麦克(Mike Tranghese)是大东联盟前任总裁,正是他当初选择雇用加维特。他说:“当你需要处理这些涉及不同领域的工作时,你会感到这份工作很困难。但是当加维特获得在NCAA的工作机会时,我对他说,这份工作很适合他,他必须接受这份工作。”

即使现在,那些知道加维特小名的人,还一直觉得他是当初的“此间少年”。对于加维特来说,这一点儿也不失礼。即使加维特年龄已经50多岁,即便他在现在的大学体育界具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作为前普罗维登斯教练以及大东区联盟创立者,戴夫(Dave Gavitt)教给了儿子加维特许多经验。在之后,加维特把他学到的东西都用到了NCAA身上。

加维特现在是NCAA的高级副总裁,但他也永远是戴夫的儿子。戴夫在1967年开始在达特茅斯学院当篮球教练,之后又到了普罗维登斯。从这个时候开始,新老就开始交接,戴夫开始将篮球这项运动中的那些宝贵的东西传给儿子。在1979年,戴夫促使众多学校联合成立了大东联盟。而在1992年奥运会时,他作为美国篮球协会的主席,建立美国男篮梦之队。

现任大东联盟总裁瓦-阿克曼(Val Ackerman)说:“戴夫能够让屋子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意识到自己的价值。而现在加维特继承了这种能力,他说话的时机和分寸都把握得很好。”

加州洛杉矶分校的体育总监丹-格雷罗(Dan Guerrero)同时也是男篮监督委员会的成员在2012年,他也参与了旨在分析是否选定加维特加入NCAA的调查委员会。他说:“加维特非常值得尊敬,因为他拥有极好的信誉。不管是管理组织、行使职权还是做美国篮球方面的工作,他都能胜任。”

在担任布莱恩特学院体育总监和大东联盟副总裁期间,加维特努力工作,坚守信誉。因为他明白他的形象始终与他伟大的父亲联系在一起。在他位于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办公室里,他父亲的照片一直摆在他的办公桌上。他的篮球背景使他非常注重维护父亲在这项运动中的地位。尽管现在已经要管理整项赛事,但他仍需要坚守他在以前的经历中所明白的真理。

在戴夫活着的时候,他总能带领普罗维登斯的球队杀入四强。戴夫曾对其他人说,埃尔尼-迪格里奥(Ernie DiGregorio),马尔文-巴尼斯(Marvin Barnes),凯文-斯塔肯( Kevin Stacom)以及其他人在圣路易斯所创造的成功堪称奇迹。

加维特一边在脑海中回荡着父亲的声音,一边谈论着要确保NCAA能够维护教练、球员以及他们家人的权益。这一项任务的意义和戴夫在1973年取得的成功一样重大。

他说:“在大概十岁的时候,我开始明白父亲是球队教练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。我家乡是这个国家面积最小的州。在这里我父亲是教练的事实意义相当重大。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教练是我父亲。”

当篮球不再在加维特一家处于中心地位时,他们搬到了科德角。在这里,戴夫开始经营一只建立于1958年的夏季棒球联赛的棒球队。戴夫的这一事迹少为人知。但事实上,他就是在这里遇到了他的妻子朱丽叶(Julie)。他的两个儿子也都出生在科德角。

离开科德角后,丹尼-加维特在高中校队打球时表现很好。在他父亲的母校达特茅斯学院上学时,他在预备队效力。这个时候他球打得也不错,但是他很快意识到他在未来并不适合当职业篮球运动员。

加维特大笑说:“是的,我没有达到原来的期望值。我是个很一般的篮球运动员,但我很爱打篮球。我确实块头不够大,不够强壮,速度也不够快。”

在接下来的那一年,加维特得到了第一份教练工作。当时还是达特茅斯学院大二学生的他,花费了整个冬天来训练汉诺威高中(新罕布什尔州)的一年级新生。

大三结束后,加维特作为比尔-布兰德利的实习生去了华盛顿。比尔-布兰德利曾经是纽约尼克斯队的伟大球员,在退役后成为了一名参议院。也是在这个时候,篮球再一次成为加维特的生活重心。

加维特在毕业时获得的是历史学位。但是他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:进行篮球教学,成为篮球教练。唯一的问题是他不能得到一份工作。

因此,加维特又回到了他的母校普罗维登斯大学。他在这里为教练里克-巴尼斯(Rick Barnes)当助理。

在1988-94在普罗维登斯大学当助理的日子里,加维特遇到了许多他现在合作的那些教练。比较出名的有维拉诺瓦的杰伊-赖特(Jay Wright),乔治敦的约翰-汤普森三世(John Thompson III),印第安纳的汤姆-克林(Tom Crean)以及前圣约翰的史提夫-拉文(Steve Lavin),他们都是加维特当初合作过的主教练。

在加维特在大东联盟工作以及在NCAA当管理者时,执教背景为他提供了很好的人脉和个人信誉度。特别是当需要考虑与比赛时间、调度管理和招募日期相关的规定时,他的那些经历就显得更为可贵。

堪萨斯主教练比尔-塞尔福(BillSelf)现在是美国篮球教练员协会第一副主席,同时他很快将正式就任协会主席。他表示:“加维特对这一行非常了解。对于我们教练来说,他具有很高的威望。同时我们都很尊敬他。每个人都想听一听他的见解。”

3600 个志愿者,2000 个媒体, 2200 个高中到大学的教练亲临现场,全美有三千万人观看,“借由 ESPN 和腾讯的努力,NCAA赛事在全球的收视率也进一步提升。‘最终四强’的规模可能仅次于超级碗。” 今年50岁,身材消瘦干练的加维特,势必会让NCAA有更好的发展。